正文|毫不犹豫,我加入了“大院孩子南疆行”

首页 > 正文

毫不犹豫,我加入了“大院孩子南疆行”

作者:李维利 责任编辑:管理员 发布时间:2019-12-04 12:01:55 来源:本站原创  点击:287

编者按:新疆,是一个美丽神奇,充满希望的地方;是镶嵌在祖国西北边陲的一颗明珠,在这辽阔的疆土上,蕴含无数宝藏,深深地牵扯着无数人的心魂。曾经生活在戈壁深处空军第八航校的大院孩子,在离别数十年后纷纷相约回到新疆,于二零一七年建校五十周年活动后,由空军第八航校子弟为主,会同其它军种部队子女,组成了旨在“传承红色基因,弘扬革命精神”为主题的大院孩子丝路行活动,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一日起,他们爬雪山、过戈壁、穿沙漠,走马兰,学习父辈精神、拥抱西陲国门、看望戍边人员,回顾历史故事、展望经济发展,一路山河一路歌,告诉雪山、告诉草原、告诉大漠、告诉祖国、我们来了,我们从军营中走来……


0.jpg

从儿时起,西游记的故事就牢牢的印刻在我的脑海里,那一幕幕的故事挥之不去,无数次幻想自己就在这神奇故事里,翻过高山、穿越沙漠,一路打妖捉怪。这是一片神秘的土地,这是一个令人魂牵梦绕的地方。正如这次旅游的同伴李静说的:看见“大院孩子南疆行”那一刻,我暗自说,嗯,就这么定了。毫不犹豫。

让我毫不犹豫做出决定的理由,一是“大院孩子”浓厚军旅情怀的品牌吸引我,它让人无缘故的信赖;二是“南疆行”,这正是带我实现西游记的梦想之旅。

纵使,这一路,山长水远,身心疲惫,满身尘土,我也要见你一面。

于是,我坐上了绿皮火车,我想放慢脚步,慢慢的一路前行,像唐玄奘西天取经那样一步步走到。

于是,神秘的南疆,我来了。

马兰--柔美的名字下蕴藏着坚韧不拔的军魂


1.jpg


上世纪50年代后期,一支部队来到了罗布泊西端的一片戈壁滩,在这荒芜的戈壁滩上,一种马兰草却顽强的生长着,于是,这片荒芜的戈壁滩就有了一个神秘而美丽的名字,马兰。

这里,曾是中国最高级别的军事禁区,没人知道它的存在,千里无人烟,天空鸟不飞。然而1964年这里的一声巨响,却震惊了世界。



2.jpg


3万名解放军战士、将军、科学家在这里隐姓埋名几十年,付出青春和热血,贡献一生。至今还有8位院士、29位科技将军长眠在这里。

这里就是新中国两弹一星的实验基地,它让世界重新认识了中国。

当我们长途驱车来到这里,脚踩在这片沙漠之地上,怀着崇敬的心情,审视眼前的这片土地,缅怀先烈,这里的一草一木、一砖一瓦都赋予了壮美的故事。马兰精神,铸就了新中国的脊梁。向你敬礼!


大漠戈壁--大美新疆的灵魂


3.jpg

戈壁沙漠从来就是大美新疆的主旋律,荒芜的戈壁沙漠永远充满了神秘色彩,掩埋着说不完的传说,或美丽、或凄惨,或喧嚣、或宁静。我们开车10小时行程520公里,穿越了人称“死亡之海”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,10小时连续不断行进在一望无际的戈壁沙漠里,时而风沙弥漫,天昏地暗,阴雨绵绵,时而太阳初现,阳光明媚,路边丛生的红柳顽强的生长,为这荒凉的沙漠增添了生机和希望。这就是沙漠的魅力,让每个人不禁为之感动,一路上三次下车光脚踩沙感知沙漠,融入沙漠,拍摄沙漠之美。在落日的余晖中我们走出沙漠到达库车,回望沙漠,心中不仅感慨,这里曾经的商旅驼铃,曾经的马蹄喧嚣,如今,留下的是无尽的沧桑。


4.jpg


当然,沙漠不光只有冷峻孤傲,当被赋予人的感情,沙漠也变得温暖,正如我们随车导游晓丽引用三毛的话:每想你一次,天上飘落一粒沙,从此就形成了撒哈拉。

愿我们每人的心里都拥有属于自己的撒哈拉。


红其拉普—站在国门最高处

5.jpg

从塔什库尔干县到红其拉普短短100多公里,海拔却从3400米升到了4733米,而这里的氧气含量只有13%,山下晴空万里,山上大雪纷飞。汽车吃力的慢慢向上爬行,团友中有人高反慢慢显现。山顶上的边防哨所里,是年轻的边防官兵,他们常年在高寒的边境巡逻,站在寒风中坚守,这令我们肃然起敬。

经过与边检哨所领导的沟通,我们终于被允许踏上祖国最高的国门。



6.jpg


站在国门前,自豪感油然而生,大家忘记了大雪寒风,欢呼雀跃,与对面的巴方游客热情问候,站在国门下互相拍照,留住这激动的时刻。

红其拉普,必定让我终生难忘!


塔里木胡杨林—千年守候等你来


7.jpg

胡杨被誉为沙漠之魂当之无愧,“千年不死、千年不倒、千年不腐”更为沙漠胡杨树赋予了英雄般的品质。从库车驱车110多公里到轮台县,这里曾是古丝绸之路上重要的军事重镇,继续西行70公里,我们到达了举世闻名的塔里木胡杨林公园。这里是6500万年前的原始胡杨林,是世界上最大、保存最完整的原始胡杨林,被称为“第三纪活化石”。


8.jpg


乘坐园内游览车,沿着观光路线进入胡杨林,仿佛走进一座座天然艺术宫殿,盘根错节,龙蛇缠绕,高耸远眺,千姿百态。三千年向死而生的胡杨树,一个个像坚强不屈的卫士,屹立在自己的领地,道不尽千年的生死苍凉,却永远坚守在沙漠中,守护在沙漠里的生命之源-塔里木河的身边。

穿梭徜徉在胡杨林中,徘徊的每一棵胡杨树下,仰望着胡杨树,惊诧于胡杨树的冷艳高傲,更被胡杨树坚韧顽强的生命力所震撼。


托木尔大峡谷—鬼斧神工从天来


9.jpg


托木尔大峡谷,位于温宿县东北部天山托木尔峰南麓,这里曾是通往南北天山的古代驿路,玄奘西天取经从此路过。当地称之‘库都鲁克大峡谷’,维吾尔语意为“惊险神秘”的地方。

乘坐区间车一路颠簸进入大峡谷,一种行走海底的梦幻感觉,鹅卵石河床的道路蜿蜒曲折,两边山峰五彩斑斓,沟壑回旋,仿佛置身在东海龙宫的海底世界,难怪有同伴一路感叹“这简直是一座魔鬼城堡”。登顶俯瞰,峡谷的巨大视觉冲击令人震撼,奇石怪峰错落有致,实属鬼斧神工之作,不由感叹“此景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回见”。


10.jpg


行走在蜿蜒的峰顶小路,一步一景,大家不断拍摄,不愿错过每一个壮美景色,张开怀抱,大声呼唤,释放心里的兴奋而激动情绪,流连忘返,直到最后一班区间车。


西域古国—说不完的童话故事


11.jpg



终于到了,神话般美丽的喀什古城就在眼前。


16.jpg


12.jpg


走进喀什古城,浓郁的西域风情迎面袭来,连空气也是异域的味道,异国的面孔、西域的音乐、沿街的小店,精湛的手艺,淳朴的人情,令人目不暇接,这座经历了岁月沧桑的古城,而今依旧充满着魅力,深深吸引着每一位前来的客人。  

古城外的艾提尕尔清真寺庄重肃穆,依旧是信徒们心灵膜拜的场所。

不远处的香妃墓,清代回部酋长的妻子还长眠在那里,天然的体香吸引着八方游客欣然前往。


15.jpg


13.jpg


行走在古城内外,手工作坊依然叮当作响,织布机依旧嗡嗡转动,艺人仍在在街头弹唱,一街一景,一角一色。我仿佛回到了西域的“疏勒”。


17.jpg


龟兹,西域古国历史最久远最神秘的国度。 


“假如有通往东方的道路, 那就是库车……

假如有通往北方的道路, 那就是库车……” 


18.jpg


这是维吾尔歌曲里的两句歌词,这里的库车就是历史上的龟兹。

曾经看过一篇文章“龟兹,探寻失落的千年古国”,让我对库车充满了无限的好奇,踏上库车县老城,恨不得让我的眼睛能穿透历史,带我回到那个繁荣了千余年、充满异域的古国街市上。


19.jpg


20.jpg


这里是唐玄装西天取经经过的地方,是西游记故事里的发生地。距离库车县70多公里的克孜尔石窟,是西域佛教的中心,比敦煌莫高窟的还要早一百多年,它影响了中原的西域文明。

库车在维语中意为“久远”,但愿今日的库车,能承载龟兹久远文化之魂,让曼妙的龟兹音乐,绚丽的龟兹舞蹈,永远不消失。

还有塔县石头城里2000年前的美丽故事;还有江布拉克漫山遍野的金色麦浪;还有令人敬仰的军区整洁大院;还有回荡在车厢里的“两只小山羊”歌声;还有一路上说不完的欢笑;还有每个人心里的美好回忆;......

意犹未尽终有时,该是撂笔的时候了。


21.jpg


22.jpg


新疆之大,新疆之美令人感叹,让我折服。这次南疆行虽谓管中一窥,却是为我打开了一扇美丽的窗,它激起我去窥探窗外的整个世界。


23.jpg


24.jpg


25.jpg


26.jpg


27.jpg

旅行中人的因素很重要,有了人,撒哈拉也能充满温情,人对了,一切都美好了。“大院孩子”,让我印证了“谁是最可爱的人”。我跟对了人。

新疆,我会再来!



(作者李维利是原八校政治部宣传科长刘亮星的女婿,就职于中国电信深圳公司。)

0
最近点赞用户:

0 条评论,(评论可获2积分)

发表于: